没有一款社交软件可以治愈孤独

文章正文
发布时间:2019-01-16 08:41

我的朋友海贤是一位心理咨询师。有一天,我想到了一个创业idea,觉得挺适合他的,就聊了起来:

“我想到了一个创业idea……”

“啥?”

“能不能把人工智能跟心理咨询结合起来”

“哈哈,可以啊,这是大产业”

我心想真是英雄所见略同啊,兴致也来了,于是接着说:

“改进现在的智能对话机器人,训练像咨询师那样说话……普通人情绪不好的时候跟他聊天就开心啦!”

“产生像大白那样的机器人”

“是啊,你来做吧!” 我很兴奋地向他建议道,我心想这可是个大生意啊,发财的机会来了!

海贤开始表态:“这个未来肯定会有,不过呢,它有点像是 se4 情行业里的充气娃娃,我还是想做真人版的……”

“……”

为什么,为什么啊,我心里有点抓狂,有点想不通。还没等我问,海贤又来了一句:

“因为和机器打交道会让人陷入无可遏止的孤独。”

听到这句话的时候,我虎躯一震,眼冒金星,陷入了尴尬的沉默。我知道再多的劝说已经多余,因为这句话是无法辩驳的。它就像一块巨石轰然而至,压在了这个时代的胸口。

我心里堵得慌,因为海贤说得真对。这家伙一点都不想创业,他只想死心眼地做一个足够好的心理咨询师。

今天翻翻朋友圈,到处有人在发三款新的社交软件同时发布的消息,非常的热闹,议论纷纷。我基本上没看这些无谓的讨论,而是开始回想我的人生经历中,那些让自己难忘的时刻,我发现它们都不是出现在网络上。

有一次,一位书友约我吃饭,地点是在一家不错的日料店,这位书友是餐饮界人士,跟那家店的老板认识,所以叮嘱让主厨亲自操弄。其中有一份寿司是店里的招牌,我一口吞在嘴里,顿觉香气漫溢,无法自持。后来我看了一些美食书,才知道这叫“鼻后嗅觉”。

这位书友故作神秘的问我:“你刚才吃下去的这口,我给它取了个菜名,你知道是什么吗?”

我一脸疑惑,摇了摇头。

“幸福感。它的名字就叫幸福感。”

听罢我又顿觉语塞。我想他说得真对。

我又想起一件小事,有一天我写稿写得很压抑,从咖啡厅走出来散散心。走到一家大超市的门口,听见一个有点苍老的声音传来:“小伙子,小伙子!”

我扭头寻声,看见一位老婆婆正看着我,手里推着一个购物车,前面就是一截下坡路。

老婆婆说:“小伙子,你能不能帮帮我,我腿脚不灵便,我买了些东西,比较重,我把它推下坡担心拉不住,你能不能帮我推一下……”

“好啊,没问题”

举手之劳。我帮老婆婆推了购物车,安然无恙,然后我就走了。走的时候我的脚步非常轻快,心里别提有多高兴。已经很久没有做过好事了,虽然只是十秒钟的事情,却让我开心了一整天。

我回想这件事,老婆婆之所以叫我帮忙,是因为她心里打了个赌,料定我不会一把拿走购物车里的东西,逃之夭夭。被人信任的感觉真好。

然后我又想起去年夏天的世界杯,我被海贤叫到他家里看球。海贤是真球迷,我是伪球迷,还有几个朋友是半真半伪的球迷,我们聚在一起,开了很多啤酒,啃了很多鸭脖,吃了很多西瓜,坐在地上沙发上,横七竖八地看着比赛。真是人生中特别美好的回忆。

这些都不是手机或者App所能给我的。

有时候我会想,为什么我们的时代会变成这样。当我坐在咖啡厅里码字的时候,我看到邻桌的情侣,他们并排坐着,手里拿着手机,打着游戏。他们似乎是一个战队里的战友,并肩战斗着,但是他们没有说话,没有接吻,没有含情脉脉地四目相对。而是各自抱着手机过了一个下午。

也许再过几年,他们就会戴着虚拟现实头盔并肩而坐了。

这是我们原本希望的样子吗?

的确,手机、社交软件是让我们结识了更多的人,看到了更大的世界,但是并没有丝毫缓解我们的孤独。有可能,当我们沉迷于网络世界而忽略周遭的现实时,我们变得更孤独了。

谁要看那些锥子脸网红啊,谁要看一些P出来的假美女搔首弄姿啊,谁要随随便便跟一个陌生人撩骚啊,谁喜欢在网上吵来吵去当键盘侠啊,有意思吗?有个鬼意思哦!

当然我知道,喜欢这些的人成千上万,但是我打赌,其实,他们也已经疲劳了。

如果我是想在网上寻求刺激,那么刺激的阈限会越来越高,直至最终再也无法满足。

如果我是想通过手机派遣寂寞,最后还是会发现,这终归是一个机器,而不是一个实实在在、有血有肉的人。

“和机器打交道会让人陷入无可遏止的孤独。”

上面的两张图片来自一幅装置艺术作品,名字叫《隔离的键盘》。作者是熊超,当今中国最顶尖的广告创意人之一,戛纳创意节金狮奖得主,曾任上海奥美创意群总监,现为独立创意机构”The Nine“的创始人。

为了创作这个作品里,熊超采访了20多个家庭,把这些家庭的一百多个成员做成了人偶,封装在一个个玻璃瓶中,这些玻璃瓶整齐地摆放在一起,变成了一个五米多长的大键盘。

当大键盘放在城市的街头,行人经过驻足观望。他们看到的是一个个隔离的人,在这个键盘里。这些人原本是亲人、朋友、恋人,但是因为隔绝,而没有任何交流,他们沉默着,变成了网络世界的一座座孤岛。

我知道,在这个时代,注意力本身是一种宝贵的资源。但由于每个人的这种资源都极为有限,所以层出不穷的网络应用对它的争夺已经堪称白热化。这是一个没有硝烟但是刺刀见红的战场。在这个战场里,你,我,他,既有可能是受益者,也有可能是战利品。

科技带给我们的影响在大多数时候当然是利大于弊的,我们的生活总是在越来越好。但是有些独属于人的东西不应该改变,比如面对面交流时情感和信任的传递远非网络所能比拟。当我和朋友促膝长谈,或者一起做一些事的时候,才是我真正快乐的时刻,才是我忘记孤独的高光时刻。这样的时光在我们的生命里方才是最宝贵的。

所以归根结底,没有一款社交软件可以治愈孤独。

如果可能的话,去找回你所在意的人,放下手机,在他们的身边把时光挥霍,才是最美妙的事了。

文章评论
—— 标签 ——
首页
评论
分享
Top